找工作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行業新聞 > 正文

上市豬企漲超3400億,這是怎樣的豬周期?

發布時間:2020-01-10 16:53    作者:.    來源:節點財經    查看:
    2019年豬價的問題被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有豬的上市公司股價也水漲船高。

    受到非洲豬瘟的影響,以及地方環保限養 “一刀切”的問題,國內生豬出欄率下降,豬價暴漲。由此借超級豬周期之勢,2019年29只豬肉概念股總市值累計漲超3400多億,有的上市公司創始人家族身價暴增,甚至超過了一些房地產大佬——在11月出爐的2019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,牧原股份秦英林家族以1173.8億元的財富高居排行榜第9占據河南首富,反超王健林等多位房地產大佬。

    Choice金融終端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29家上市豬企中,22家凈利同比增長,僅有2家虧損。與之相對,2018年有14家凈利同比下滑,4家陷入虧損。

    為了刺激養豬,養豬政策又迎來松綁期,更加激勵多家上市豬企積極擴張。前不久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就公開表示,新希望將再投90億建9個大型的養豬場,用“新好養豬模式”,要再養680萬頭豬。新希望曾發公告,早在今年初,根據外部形勢變化,公司就開始加大了仔豬投放力度。同時,有其他主營業務是房地產的企業也要砸上百億養豬。

    有專家分析,積極擴張,幾乎成為眾多生豬養殖企業的規定動作。“但它們養豬也會面臨一個非常大的難題,就是看誰能拿地。”艾格產業投資合伙人劉曉東在接受媒體采訪中指出。

    正迎超級豬周期

    節點財經在農業農村部官網查到,截至12月24日,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豬肉平均價格為43.53元/公斤。這一價格較8月中旬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豬肉平均價格26.69元/公斤,上漲超過15元/公斤。隨著豬肉價格不斷攀上新高,多家上市公司的生豬養殖板塊業務盈利水平有較大提升。這一點從幾家龍頭企業發布的成績就能窺探一二。

    目前國內最大的養豬企業溫氏股份,2019年上半年整體盈利不錯,實現營收304.35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20.22%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.83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50.76%,商品肉豬銷售收入同比增長25.32%,但上半年溫氏的養豬業務仍處于小幅虧損。2019年三季度凈利潤61億元,同比上年增長約110%。目前溫氏市值達1838億(1月5日數據)。

    雖然比溫氏早一年的上市的牧原股份在出欄量、營收規模、市場占有率方面不及前者,但從近期的財報中卻看到了兩方的較量。牧原股份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實現營業收入71.60億元,較上年同期的55.13億元增長29.87%,凈利潤為-1.56億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牧原股份凈利潤是虧損狀態,但到三季度時合計凈賺13.87億元,也就是說單單三季度牧原就已經盈利15.43億元。同時,到12月29日,牧原股份的股價從年初的23元,一路漲到83元多,溫氏股份的股價從20多元漲到33.08元,牧原股份市值最高達到了2240億元超過了溫氏股份。

    2007年就上市的正邦科技,2019年前三季度盈利3516.58萬元,同期歸屬于上市公司比上年同期增長27.97%–56.40%。正邦科技的股價自2018年10月行情啟動以來上漲315.6%,市值一度超過600億元。截至目前,正邦科技市值約400億元,對應2018年扣非凈利潤市盈率高達約180倍。

    除了這幾家曾經頭部豬企實現了上漲,新希望2019年整體營收也不斷提升,再加上在飼料、乳業、養殖加工等領域的布局,實現了逆勢增長。上半年,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.5億元–14.5億元,與上年同期的8.46億元凈利潤比較,增長60%-71%;基本每股收益0.33元–0.35元,比上年同期的0.20元每股收益比較,增長60%-71%。目前新希望市值約861億(1月5日數據)。
圖片來源:農村農業部、國金證券研究所

    為什么半年的時間,這些上市公司業績發生了巨大的變化?

    有業內人士認為,在過去的周期中,豬肉缺口主要是繁養母豬。在本輪超級豬周期下,官方提供了一些便利的手續以及財政上的支持,且上市企業自身資金優勢明顯,開始對能繁母豬上加大控制,將能繁母豬存欄量作為行業核心的產能指標。在非瘟未穩定,豬價較為樂觀情況下,這段時間可能是養豬版塊盈利景氣度最高的時段。天風證券曾公開表示,未來2~3年,將是養豬板塊的盈利景氣周期疊加頭部上市企業出欄的快速擴張期,是一波長期的量利齊升行情。

    但是,與例如雞肉概念股全線大幅上漲不同,在豬肉概念股中,大型豬企實現營收凈利潤增長幅度較大,而中小型豬企業績并不亮眼。

    重金養豬造富

    招商銀行研究院在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中顯示,我國規模化生豬養殖僅約占整體供給的一半,而集團化的生豬養殖(萬頭以上規模養殖場)占比僅13%。從頭部企業來看,最大的溫氏股份市占率僅3.2%,我國集中度還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間。

    這就意味著,在紅利期中,誰能此時搶先擴大產能,誰便能抓住更大的機遇。就如農學家馮永輝所說,“未來凡是有豬的上市公司,盈利會非常可觀,不過這也取決于其出欄頭數能達到多少”。

    有業內人曾經梳理,僅從2019年11月到至今不少于 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稱正在積極擴大生豬養殖網絡,披露的投資總額280億元,披露的生豬年出欄數量增量超過了1000萬頭/年。
圖片來源:國金證券研究所

    除了新希望在積極擴建,2019年11月22日,唐人神公告,擬于河南盧氏縣投建年出欄100萬頭生豬綠色養殖全產業鏈項目,總投資規模約22.6億元。康達爾則在華南重點布局,一個月內在廣東、廣西、海南三個地區共投資85億元建設年出欄290萬頭生豬養殖項目。

    豬企老大溫氏股份和老二牧原股份布局也頗有看點。溫氏股份開始打入牧原股份的老窩,去年11月27日發布公告稱,全資子公司溫氏產投擬以3.5億元購買新大牧業41.22%的股份,同時對新大牧業增資人民幣4.6億元,共獲得其61.86%的股權。這意味著,通過上述交易,溫氏股份將實現生豬養殖產業在牧原股份老家河南布局的零突破。

    而牧原股份的投資計劃更也堪稱大手筆。在2019年11月初,牧原股份公告,擬與華能信托共同投資設立南陽牧華、山東牧華,其中牧原股份出資37億元。12月初,牧原股份又宣布在河北、山東、江蘇、湖北、河南和安徽等5個省成立14家畜禽養殖及銷售全資的子公司,每家子公司投資金額均為1000萬元。12月中旬,牧原股份又與3家投資、基金企業設立合資公司,投資金額分別最高不超過25億元、8.56億元和3.5億元。

    有媒體報道稱,按照目前生豬市場價格測算,養殖戶頭均盈利已接近創歷史新高的1500元。這就相當于誰養的豬多誰就能賺更多。但是,不同的產業鏈布局、產能、抗風險能力、包括資金鏈,更決定哪家企業贏面更大。

    同時,豬產業鏈上分為飼料、養殖、屠宰和肉制品加工銷售。在這條產業鏈上,越往后端的環節價值越大,越往前周期波動越大,回報率平平。這一點在溫氏股份、牧原股份的毛利中就能看出。縱然股票漲的風生水起,2019年上半年兩家的毛利也只有6.7%和4.34%。

    警惕周期穿越

    生豬行情旺盛,上市豬企摩拳擦掌,但跑馬圈地的同時,也要具備足夠資金的運轉能力。
資料來源:公司年報,招商銀行研究院

    溫氏股份在負債方面, 短期借款達17億元,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0.21億元,長期借款18.39億元,應付債券29.85億元,負債合計199.2億元。2019上半年,溫氏股份資產負債率34.63%,以此說明有充分的融資能力。同時,從分紅情況看,溫氏股份有大額分紅,連續三年含稅分紅合計112.7億,報告期內年中中期分紅15.93億。

    盡管新希望去年被曝出負債率一直居高不下,達到66%以上。但據公開資料,在資金要素方面,新希望是擁有全球范圍內多家金融機構合計超過490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,目前用信比例約為25%。盡管今年國內資金形勢日趨收緊,但公司全年平均融資成本仍然控制在3.99%以下,在行業內擁有絕對的競爭力。

    除了溫氏股份外,其他大型豬企的負債率均超過了50%,償債壓力并不小,繼續發力養豬業務的負擔會更重。例如去年上半年牧原股份資產負債率為57.01%,整體負債合計達178.42億元,其中流動負債為151.1億元大于流動資產金額。同時,2018年11月,牧原股份公布的50億定增計劃中,擬募集15億資金用以償還債務。正邦科技資產負債率為67.48%,較上年末降低0.54個百分點, 2019年半年度虧損2.5億-2.8億;天邦股份資產負債率為66.64%,2019年第一季度負債合計41.14億元。

    據節點財經了解,當前主要的生豬養殖企業負債率水平整體處于30%-70%區間,2018年行業資產負債率算術平均約52%(選取五家代表公司)。那么總結起來,在行業龍頭企業中,溫氏股份和新希望不管是在資金儲備還是多頭布局和產業鏈布局上,都具備較強的抗風險能力和穩健的拓展實力。然而豬企“四大天王”格局已然松動,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、天邦股份由于單一業務結構和高負債率則需要負重前行。甚至說,在高負債率情況下,這些企業資金投入之后,他們的現金流有受到影響的可能,后續的出欄規劃會打折扣。

    養豬企業最怕的就是各種黑天鵝和各種限制。有分析師認為,“非瘟是一顆試金石,用最殘忍而直接的方式宣判豬場和企業的命運,優勝劣汰立竿見影。原本漫長的優勝劣汰被濃縮在短短數月之間,行業巨變之快甚至來不及猶豫就已成定局。”的確,現在養豬的利潤和風險幾乎成正比,普通中小企業因為豬瘟和資金鏈的問題,即使靠政府的補助也難以重新飛起來。而上市公司資金雄厚、綜合抗風險性高,加之國家增加防疫能力和補貼和稅收的支持,能夠快速搶占普通中小企業的市場份額。此周期,無疑給第一梯隊的上市豬企史無前例的利好機會和政策紅利。

    當然,養豬從產能投建到出欄一般需1-2年時間,如果上市公司一味擴建,產能規劃與豬周期不匹配,項目回收期也會被拉長。甚至,導致經營性現金流惡化將很難覆蓋固定投資所需資金。因此,對未來行業周期的有效預判以及審慎的資本開支規劃,也是豬企在穿越周期的重要因素。

版權聲明:本文轉自網絡,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權請聯系【編輯qq:1240812330】刪除,謝謝!

APP下載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排列三预测 天津快乐十分官网 赤月青日在线观看15 海南4+1走势图 啄木鸟日韩成人片 10分11选5计划-首页 武汉沐足网 新11选5预测最准的方法 任选9场 云南11选5有哪些城市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今天 河内五分彩代理开户 黑龙江22选5福彩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 11云南选五5开奖 2012湖人vs快船